2014年11月1日 星期六

The first Western published China Map

第一張西方出版的中國地圖 c.1587
Publisher: Abrahami Ortelius
Author: Luiz Jorge de Barbuda(Portuguese Jesuit) 
IM: 48 x 36cm
SM: 56 x 43cm

Scale: 1 : 2,800,000
第一張西方出版的單張中國地圖,也是早期其中一張標注有"澳門/MACOA"的地圖
http://www.macauoldmap.com/2014/11/the-first-western-published-china-map.html
更多圖片按此進/ READ MORE>
自馬可孛羅東來,歐洲對東方一直充滿好奇和傳說,到葡西的航海大發現時期,西方才開始對中國進行科學性的瞭解,早期各國航南家的航海圖曾經是國家成敗興衰的高度機密,直至葡人在澳穩紮根機後,西方各國航海家, 傳教士和商人接踵而來,才陸續親身地打開東方巨龍的神秘臉紗,與此同時,西方的地理知識各方面都有了巨大的發展,當中尼德蘭地理繪圖師墨卡托(Gerardus Mercator)發明卡托投影法,使圓球體的地理位置能準確的展現在平面上,這對航海圖製作有極大用處,他的同國人地理學家奧特烏斯(Abrahami Ortelius)也在整理當時的全球地理資料,並在1572年出版了當時地圖集的權威《Theatrum Orbis Terrarum》(世界概貌),當中1584年版本便包含這第一份單張中國地圖,筆者這版本為1587年的法文版,各種版本持續的出版到十七世紀初
02
本圖實際是按葡萄牙耶穌會會士Luiz Jorge de Barbuda的資訊繪製的,耶穌會會士是西方探索東方大陸地理資訊的先鋒,本圖與中國的實際情況看上去相去什遠,地圖方位為右北左南,中國海岸線畫成一直線,未見山東半島,遼東半島和朝鮮半島,但珠江口,長江口和長江兩大湖,北界的長城,沙漠和西界的高原地帶給表示了,十三省份名稱和位置也大致表示出來,雖然有些名稱和位置不吻合,這也反映了當時西方探險家對中國地理的認識程度;
日本被畫得太接近中國海岸,琉球畫得比台灣大,朝鮮半島還沒畫出來,菲律賓只能以直線表示;
上圖已轉至上北下南
03
這圖的另一重要意義,是它記錄了其中一種早期的澳門外文名稱"MACOA";
在葡人居住澳門的前期,曾出現過和"MACAO/MACAU"不同的叫法,在早年的探險家和神父的信書和地圖出版物中可發現,由於各種語系的拼寫法不同,而且沒有官方的叫法,出現如"AMACAO"、"MACHOA"、"Maçhoam"、"MAKAO"、 "Maquao"等等,雖然這幾種信寫形式其音值大概相同,這還是給"MACAU"外文名字的由來引發許多不同的論證,除現在獲普遍認受的"媽閣廟/阿媽港"說,還有"舶口"說和"俗話"說等等;
Macoa這一稱呼最早見於1555年9月16日《在日本豐後城的阿爾梅達給在前往日本途中的中國港口Macoa的貝爾喬爾神父(Belchior)》信中,其意義在於"MACOA"發音更接近閩南話話"媽港"和廣東話的"媽閣",似乎是媽閣廟/媽港說的一重要旁証,該信的抄本有多種,且收藏在不同的博物館圖書館中,這不是一般讀者能接觸到的,但廣泛出版的地圖便不同了,是大眾能有機會接觸和瞭解到與澳門開埠同年代的十六世紀的出版物原件,筆者暫只發現有此版和部份最早期的洪第烏斯模式中國古地圖有使用MACOA,其他較後一段時期的多使用MACAO和AMACAO.
此圖上澳門被標示在珠江口的右方,或許是筆誤,或是版面技術問題,或另有原因,此一標示位置被後來的許多著名早期中國/亞洲地圖引用,如J.Hondius洪第烏斯模式和John Speed的中國地圖等,根據後述諸地圖,曾有學者以此為由質疑"MACAU"是否單單只指澳門城,或許是意指這一廣泛地區,但在資訊不發達的年代,訊息很多時只靠草稿和口耳相傳,未能做到確切的描述是不足為奇的.


注:筆者在五年前得到此圖時,並未見有學者引用此圖所記"MACOA"作為"媽港"論的旁証,只見引述再引用上述Belchior神父的書信,希望此帖能幫助有意研究的學生和讀者.

注2: 以上地圖原件均為作者收藏,如需使用,請聯絡作者,謝謝!
note: all map and images here are Author private collection, please contact if you need any help, thank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