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Porto Interior 03- abandoned heritage

被遺棄的內港建築文物:

自澳門開埠以來,內港一直作為澳門對外港口設施,早在1582年,利馬竇便紀錄其登陸處有阿媽廟,並稱此地為阿媽港,葡文“Pagode da Barra”可意指港口的廟宇;其天然優勢隨工業革命和機器時代來臨而轉弱,自十七世紀中葉開始,內港曾多次展開改造工程,這也為澳門城市發展建設帶來機遇,當中包括多次填海造地(先是填塞下環,再是1868填北灣,到1873年王祿營造拉直整條海岸線,填塞白眼塘;1881年填海邊新街,整個內港規模基本定型),之後多次擴充碼頭、填海、疏通河道整修和完善道路等;即內港的建設與其建築營造,同時見著澳門的發展興衰.
更多圖片按此進 I READ MORE>

01- albumen photo, ca 1873
http://www.macauoldmap.com/2016/05/o-porto-interior-03-abandoned-heritage.html

02-albumen  photo,  ca1900s
http://www.macauoldmap.com/2016/05/o-porto-interior-03-abandoned-heritage.html
 圖中建築是曾為法定文物的人昌押,位在今道德巷,其前方兩層高建築或是其附屬部份(蓬萊新巷2-2B號),建築年份應與人昌押相當,即在白眼塘填海充塞前,約1873年前後,(有說是1865年,但筆者在1873年的照片中未能找到),該不少於140年歷史,上圖的拍攝年份約是年間,茲可証明這倖存建築與當年模樣相同,無重大改動,屬嶺南風格民房,為三間式,兩層高,大門為凹斗狀,現場所見,正立面屋簷下灰塑、拱型窗楣裝飾、封檐板雕清晰可辨,側面窗戶還帶麻石邊框,因保安理由,尺寸較一般民居為細,整體還較福隆新街精緻,在無保育工作下仍這樣較完整的,在該區算是碩果僅存,周邊多為一般民用竹筒型平面,這從位置、檔次、平面佈局和立面細部,可推斷為人昌押組成部份,但你相信嗎?這樣曾與人昌押組成的地標建築,已被遺棄,並可被拆卸,當年人昌押燒燬,其時各方指政府保護文物力度不足,過去先只重視西式建築文物,再推廣至中西共融的建築,但各樣的中式建築呢?嶺南風格雖曾普遍,但美是超越世代的,仍能找到嗎?如真重建人昌押,而這部份又被拆卸了,意義還剩多少?真文物被拋棄,假文物來補位,美好的東西就在眼前,何解要留作他日嘆呢?是要証明重複犯錯的歷史是必然的嗎?今天澳門已貴為世界文化遺產,在政府對世遺十周年和文遺法歌功頌德之際,還有多少滄海遺珠?這不就等同於劏房客與較人還活得好的寵物並存的社會現象嗎?周邊更多的例子便不一一列出了,以免筆者惹來公憤...
更多圖片按此進



附圖為2016年近況- 不要看似殘破便對其價值產生懷疑,多為後加之物,是可以修復的.
 
03- old print, ca1910s.
 上文中蓬萊新巷2號的同類建築,估計是同處白眼塘前地,為一所銀牌(即賭坊),其精緻程度不遜於盧家大屋 ,可見蓬萊新巷2-2B號當年屬高端建築

 04- old photo,  ca1919

  05- old photo,  ca1905s
 作為澳門最早和最重要的區域之一,內港的文物建築數量,該不遜於所謂的歷史城區,但現實卻是殘酷的.如何說明舊城保護與利用,拋開高深的理論,退一步以旅客角度和旅遊資源整合來說,都該是點、線、面展開,這是基本認知,澳門歷史城區內,點是有了,線和平面都只能在"平面圖"上體現,勉強只能算是虛線,但澳門人務實接受,歷史不能回頭,反觀內港沿岸,連一個點都沒有,其中多少舊巷里,過百年的歷史建築,只任其荒癈,怎不教人痛心?!

 06- old photo,  ca1890s
現存的沿岸騎樓式建築多在十九世紀中後期建成,有的合中西建築風格,有的是傳統嶺南建築,雖然不華麗,提供的生活條件也較差,但集合成區時,便構成了是獨特的風景線,在東方,這絕對是獨一無異 ,當年統一的建築式樣,劃一的街線與門廊界線,遠比今天有整齊有序,如今已七零八落,面目全非,其建築物的建成時間比許多"澳門世遺"或一些"具藝術價建築"更久遠,其群體的建築藝術價值絕不比門面漂亮的單幢西式建築低,東方建築美正是群體之美,不像西方著重建築單體,如同故宮與凡爾賽宮之比,今天內港歷史城區情況,是點被忽視埋沒了,線段組織不起來,何來遑論面的發展,沒有得到應有的保護和重視,這一澳門難得的真正"歷史建築群"便被白白浪費和煙沒了


07- silde, ca 1955

 08- slide, ca 1960s

09- slide, ca 1960s
今天沿內港海岸行走,如同對錯過搶救時機的垂死之人般惋惜,文物保育與發展並不注定矛盾,在保護文物呼聲處於歷史新高的今天,眾多或許看來簡陋的建築,在城市建展中被遺棄,沒有得到關注,其保育黃金時期或許己過去,單幢的保育沒有落實,成遍具保育價值的建築群已支離破碎;這非批評部門的不足,過去的努力有目共睹,大家都理解他們所承受的壓力,來自社會各方,也來自部門上下,在今天,社會的普遍認知裏,保育與發展是對立的,立再多的法,說再多的項也改變不了,最重要的,還是改變持份者的態度,政府可提供更多的誘因,調整政策,讓他們、大眾理解,這是可達致互利共赢,希望有關部門能繼續發掘,不然,在窮得只剩下錢的澳門,我們還能留什甚麼給下一代呢?
  
10- silde, ca 1955

11-  slide, ca 1960s

後記:

文遺法通過時曾雀躍了一陣子,但很快事實便喚醒我們,立法,有人以良心為之,有人則希望以此為界,定格於此,近來老聽到一句,這不在法定文物保護名單內,名單與非名單,應只是界定其重要程度和所投入程度,不應只簡單代表不可拆或可拆!無論是稱作保護區或緩衝區,都是為保障和協調文物周邊的環境、景觀、肌理、氛圍和氣息,當區內都換成為只有限高的罐頭式建築、仿古式建築時,意義又何在呢?

作為普通市民,本可置身事外,為何要瞎忙呢?人們提出意見和反對時,不都只為自身直接利益,我們的關切,利益持份者認為這是關你事",我們的批評和建議,都是善意的,只希望事情往理想方面發展,部門的難處我們理解,市民的意見希望部門以正面態度對待,尊重自身的專業,繼續為社會、市民謀福祉。

MORE PHOTO:
12- 約1910年,由海面拍攝,可見兩側鑊耳山牆仍在,前方為白眼塘前地,建築有客棧和影樓,即舊五洲大酒店位置.

  13-約1940年,由國際酒店拍攝,可見西向正立面,北側鑊耳山牆已毀,有關部門在製定方案時可注意。


14-約1960年,由西望洋拍攝,可見東向背立面,北側鑊耳山牆已毀,有關部門在製定方案時可注意。

15-圖為2016年近況- 不要看似殘破便對其價值產生懷疑,多為後加之物,是可以修復的


注: 以上地圖原件均為作者收藏,如需使用,請聯絡作者,謝謝!
note: all map and images here are Author private collection, please contact if you need any help, thanks

延伸閱讀:
筆者拍攝澳門內港照片
澳門內港圖片-01/ O Porto Interior-01

Comments